辉煌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辉煌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辉煌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5 04:34:4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显然是一种对中国和美中关系错误、过度、意识形态化的解读。特朗普政府内部有一种观点认为,与中国打交道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断施压,遏制和限制中国,披露美国眼中中国的“邪恶行为”,并尝试联合其他国家一起反对中国。这一观点不仅不准确,还颇具误导性——它希望鼓动中国人民,让他们去反对中国政府;试图限制中国的选择,迫使中国按照美国希望的方式行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们不会认同对中国的这种头脑简单、片面的妖魔化。这些国家仍想保持与中国的良好关系,但也想推动中国做出一些改变,比如在某些领域承担更大责任。它们希望用一种更协调、更平衡的方法做到这一点,但美国没有让人看到这样的希望,美国提供的是一种单边、好战的手段。德国、法国、日本甚至英国,不会同意用这样“过度”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环球时报:美国前不久突然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,您感到“突然”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现在很难猜测这些挑衅具体会是什么,但它们可能涉及美国在南海、东海、香港、新疆等事务上的进一步行动。美国可能会采取一些法律行动,对此,中国可能会发表反对的声明,也可能做出针锋相对的反制措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认为大多数中国人都会把蓬佩奥对中共的攻击视为对中国的攻击。那些“中国人民都渴望摆脱中共”的简单化言论只能显示出他对中国是多么缺乏了解。他不了解中国的复杂性和中国内部众多的不同声音,中国社会确实有对政府的不满,但也有对美国的不满和反对,他们认为美国在很多方面是一个傲慢的恶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特朗普连任或拜登上台,中美关系将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史文:我认为有几个原因,一部分是政治性的,还有一部分是(特朗普政府)试图制造一种观点:中国是可怕的,是美国的致命威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史文:我不认为华盛顿存在这样歇斯底里的共识,尽管有人赞同特朗普的政策,但这不代表美国政治体系中的所有部门对此达成了广泛、统一的共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环球时报:蓬佩奥7月23日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被很多人视为“新冷战的开端”,您怎么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希望美国政府不要愚蠢到在这些领域对中国进行重大挑衅”